第186章 我彻彻底底是你的人
作者:十二妖    更新:2024-05-21 13:17
  <b>最新网址:www.yuxuange.com</b>  又一个入了明德帝眼的人,就是马楚翼。
  齐公公心道,邪门儿啊!但凡跟云起书院扯上点关系,几乎是立竿见影走上飞黄腾达的道路。
  他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去沾点好运气。毕竟时云起刚给他赚了那么多银子,睡到半夜都笑醒。
  果不其然,明德帝将压在桌上的一个奏章打开,“宣马楚翼觐见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时安夏早上起床时,就听说淮阳伯府往侯府送来了许多东西。
  有一部分厚礼是为了感谢侯府,另一部分是送给云起书院的。
  送给云起书院这部分,主要是床、锦缎棉被等等日常物什。说白了,就是人家伯爷夫妇为了让儿子过得更舒适,准备的生活必需用品。
  既然霍十五不回家,要宿在云起书院,做父母的就遂了儿子的心意。
  不然怎么办呢?哄又哄不好,吼又不敢吼。
  南雁一边为姑娘梳妆,一边道,“送礼的人说了,伯爷和夫人改日再登门拜访。”
  邱红颜刚好进屋听见,气鼓鼓道,“还是别来拜访的好,十五哥哥都被打成那样了,霍夫人都不心疼。现在来哄着,有什么意思?”
  时安夏闻言心思一动便顺口问她,“那如果你母亲和姐姐也备了厚礼来哄你,要你和她们一起出去住,你怎么说?”
  邱红颜怔了一瞬,小脸儿顿时就白了,“不,不可能!她们肯定不可能来哄我!”
  可是一想到那日母亲说要把她和邱紫茉嫁去同一家,又觉得恐怕真有其事,一时惊惶起来。
  时安夏微微挑了挑眉,“你就回答我,你该怎么做?”
  邱红颜压下心头的惶恐,小心翼翼的,“姑娘……”
  “叫姐姐!”时安夏没好气白她一眼。
  “夏儿姐姐,你会一直收留我吗?”邱红颜忙将手中捧着的一盅蜂蜜水递过来,“我会乖乖的,我在这干活儿,不白吃白住,可以么?对了,我的身契你也拿着,我把我卖给你,这样母亲和姐姐就没办法把我带走了。”
  时安夏:“……”
  你这好比随身带把草,一言不合就把草插脑袋上卖掉自己啊。
  她瞧着这个小可怜爱哭包,心里软得跟棉花一样。看她随身带着身契,便知她有多害怕自己被时婉晴母女带走。
  “那我就先收着吧。”时安夏伸手将这张并不生效的身契收进了盒子里。
  邱红颜重重松了口气,觉得自己终于有保障了。
  她只以为随便写张身契就可以把自己卖了,却不知身契没有中间人作保,不在官府备案,都是无效契约。
  她现在满心的欢天喜地,“那我现在彻彻底底是夏儿姐姐的人了。”
  “既是我的人,那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?”时安夏提醒她。
  邱红颜又愣了一下,转瞬却笑了,“有,有有有,我有好多话要说。”
  时安夏洗耳恭听。
  邱红颜便从调制这杯蜂蜜水用了多少材料,说到营养成分,再说到可养颜养胃,一张小脸说得红扑扑。
  时安夏:“……”听得叹气。
  南雁瞧得直笑,“红颜姑娘,我们姑娘是问你,还有没有别的话?比如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吗?”
  邱红颜正色道,“夏儿姐姐什么都知道,她还能有什么事情会不知道的?”
  时安夏:“……”要不是多少了解你这人,我还以为你在说奉承话。
  她本来想问红颜是不是喜欢霍十五,但这会子话到嘴边就咽下了。
  如今的霍十五已非往日的霍十五。
  虽然都是伯府嫡子,但显然霍十五以后是要袭爵的。他要娶的女子,很难是庶出身份。
  光这一点,邱红颜就被排挤在千里之外。
  贸贸然挑破少女心事,却最后不得善终,平添苦恼,何苦来着?
  若是霍十五自己有那意思倒另当别论,但目前瞧着那人还没长大,压根就没有什么想法。
  也就走一步看一步吧。反正邱红颜还小,多留几年在家里磨练一下心性挺好。
  否则这直性子,走到哪不是吃亏短命样儿?
  好在北茴进来岔开了话题,“姑娘,今日早晨袁伯来回话,说淮阳伯府把咱们书院修葺院墙和斋舍的银子全付过了。”
  “动作这么快?”时安夏心道,昨夜这夫妻俩都没睡觉吧。琢磨一晚上,是要准备帮忙一起办书院还是怎的?
  儿子窝在书院不乐意回家,现在知道急了,早干什么去了?
  北茴笑道,“不止呢,伯爷不知道申大夫在咱们府上。刚才把京城几乎稍有名的大夫都集合起来给十五少爷看眼睛,被十五少爷全撵走了。”
  邱红颜撇了撇嘴,“等他们的大夫来,十五哥哥眼睛都瞎了。”
  时安夏瞥一眼邱红颜,心里叹了口气。这丫头莽得很啊,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喜欢上了霍十五,只一味护着。
  大家正说着霍十五的眼睛,西月进来了。
  她道,“姑娘放心,申大夫说了,十五少爷的眼睛只要按时敷药就能好。就是这敷药时间有点长,他坐不住。”
  每日敷八个时辰,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得当瞎子,真是要了霍十五的命。
  “我去厨房煮汤给十五哥哥补补身体。”邱红颜说着就高高兴兴出去了。
  南雁赞道,“别的不说,红颜姑娘的厨艺是真好。她懂得好多食材,厨房的采买都瞒不过她的眼睛。她只一眼,就能辨出哪些食物不新鲜,哪些米是以次充好的二三等米。”
  北茴也道,“红颜要不是姑娘的心头宝,估计这会子都惹了众怒。那些个采买被挑刺,哪个能乐意?”
  时安夏淡笑,“你们多看着点她,这姑娘脑子一根筋。别让谁欺了她。”
  如今众人见大姑奶奶搬出府,都知大姑奶奶在侯府定是犯了事,住不下去才搬离出去。
  否则以大姑奶奶的性子,那是赶都赶不走。
  奴仆下人们惯会看人下菜碟,加之邱红颜还是个庶出,就更不放在眼里。
  时安夏就怕一个没看好,这小哭包又得挨欺负。
  北茴笑道,“姑娘放心,他们不敢的。谁都知道红颜姑娘是您的人,比养在她嫡母那里尊贵多了。”
  时安夏想想也是这理儿,所谓关心则乱。她低头正准备喝蜂蜜水,却发现蜂蜜水里竟然也有山药。
  快被山药搞怕了!这几日炖的鸡汤里有山药,没想到喝个蜂蜜水也有山药。
  西月忙道,“看来红颜姑娘是懂膳食补身的,申大夫就说过姑娘落水后怕寒,需要用山药补身,会暖和些。”
  南雁道,“怪不得前两日红颜和红鹊两人凑在一起聊姑娘落水的事儿呢,原来是要给姑娘多补补。红颜姑娘着实是用了心的。姑娘,您快把蜂蜜水都喝了,别浪费红颜姑娘的心意啊。”
  时安夏哭笑不得,合着这是养了一群管家婆。
  主仆几个正说着话,便见唐楚君和于素君两人兴冲冲来了夏时院,“回来了!回来了!你大伯父和你舅舅回来了!”<b>最新网址:www.yuxuange.com</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