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南医生谈恋爱了吗
作者:小今    更新:2024-03-31 09:24
  南知并没将徐行的这通电话放在心上。
  但架不住,有人的地方,消息总会传得很快。
  下午两点,南知进了八号手术室。
  出乎意料的,封呈竟然在里面。
  一般外科医生都是在病人麻醉后才会到,而主刀医生,还会来得更迟。
  比如心外的大主任赵立国,总是来得晚走得早,其他科的手术也基本差不多,像今天这种情况实属罕见。
  南知进去的时候,傅春生、李敬洲等人双目无神地站在墙边,封呈站在另一边,戴着口罩的脸上一双眼睛淡淡注视着器械护士忙碌,察觉南知进来的时候,狭长的漆眸微微朝这边一瞥。
  南知正望回去,两道视线相交,又各自移开,一丝多余的情绪都没显露。
  程宇已经抽好了药,南知站到病人头部,有条不紊地开始麻醉诱导。
  天知道今天的外科佬为什么这么闲,老早就来了手术室。南知给药的时候,他们就在她身后站着,默默看她操作。
  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她总觉得有一道视线格外凉。
  “……牛奶50。”南知注意力回收,将剩余的麻醉药放到一旁。
  她所说的牛奶是静脉麻醉药物“丙泊酚”,呈乳白色,大家都习惯称牛奶。待会儿手术开始后,麻醉医生需要在麻醉记录单上登记用掉的药以便收费。
  当然,这是程宇的工作。
  之后病人进入麻醉,傅春生和李敬洲也从南知身后走开,换上手术衣开始为病人进行开胸。
  身后的视线消失了,南知顿时感觉自在了许多。
  -
  和平常一样,这场手术依旧平稳。
  南知确认这边情况稳定,去她监管的九号手术室看了一趟。
  等再回到八号手术室的时候,发现里面气氛轻松,有人已经开开心心讨论起下班去哪吃饭了。
  依旧是李敬洲最为积极:“医学院那边新开了家烧烤店,现在好像还在打六八折,怎么样,今晚要不要约?”
  傅春生表示:“我就算了,要值班。”
  程宇:“我我我!”
  李敬洲问他:“你确定你能准时下班?”
  “只要我跑得够快,急诊就找不上我。”
  李敬洲笑,转头又问:“封主任呢?”
  见南知回来了,顺带也问了她:“南医生要不要一起?”
  南知想到晚上的约会:“抱歉,我有事去不了。”
  “今晚不是南医生值班吧?”巡回护士在旁边搭话,忽然想到什么,兴奋道,“是不是上午那通微信电话?”
  上午没同台的人纷纷好奇:“什么微信电话?”
  “今早有个男人给南医生打电话,”巡回护士问道,“南医生是不是晚上和他有约啊?”
  聊起八卦,众人都来了精神。
  “怎么,南医生谈恋爱了吗?”
  “对方什么条件啊,做什么的?长得帅不帅?”
  “别光看帅不帅,还是得看人品,”器械护士盯着台上,一边吐槽,“儿科的杨盼那事儿你们听说没?”
  “什么?”这句是孙含棠问的。
  “这个我知道,”程宇插话进来,“杨盼年初嫁了个高富帅,结果她老公在外面有情人,前不久东窗事发,闹离婚呢。”
  眼神清澈的孙含棠在旁边:“啊?”
  程宇“嗐”了 声:“杨盼找谁不好,找金融圈的,听说金融圈的人,玩得可花了,毕竟他们那圈子的人长得好像都还行,又经常出差,出渣男的几率比较大吧。”
  傅春生看眼程宇,插了一句:“你知道得还挺多。”
  程宇咧嘴一笑。
  巡回:“那南医生要是脱单了,这消息估计会满天飞。”
  南知:“别乱传,我没有谈恋爱,只是和朋友有约而已。”
  巡回却来了兴致:“那南医生喜欢什么样的男生,我这里有个朋友……”
  南知知道同事们都是出于好心,但她实在不喜欢私事被人拿来议论。
  刚想再说点什么,就听见手术台边一直没参与聊天的男人声音凉凉的吐出一句:“准备停体外循环。”
  一句话,手术室内气氛顿时一肃。
  南知起身,来到了病人头部,在这过程中,她目光扫到那双拿着持针钳的手。
  沉稳,笃定,那是他与生俱来的自信与风骨。
  每一个动作都干净利落,就像是天生为外科手术而生。
  南知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,又很快转开眸。
  可就在这时,意外情况出现了。
  病人的血压突然骤降,众人精神一下子紧绷起来。
  程宇有些慌的转头去看监护仪,只听见一道冷静温和的声音落下去:“让开。”
  南知替换下程宇,吩咐道:“给我肾上腺素。”
  程宇仿佛找到了主心骨,立刻按照南知的指示递上强心药物,南知盯着旁边的监护仪,将药物顺着静脉通路推进去,慢慢稳住病人的生命指征。
  血压回升,程宇大松一口气。
  南知这会儿才说他:“药都提前有备好,你刚才慌什么。”
  程宇比南知小不了两岁,此刻却像个犯错的小学生,连连道歉。
  南知紧紧盯着监护仪,口吻严厉:“病人的生命需要你来守护,别优柔寡断。”
  闻言,台上封呈手上的动作一顿,从眼尾斜来淡淡一道视线。
  随后眸底闪过一抹复杂,又稍纵即逝。
  -
  手术有惊无险的结束,之后会由程宇将病人推去ICU室。
  南知简单清洗后离开手术室,准备换衣服下班,却在楼梯间遇见了封呈。
  男人侧身站在窗前,绿色的洗手衣穿在他身上,难掩宽肩窄腰的身材。
  他摘了口罩,神色间有一丝疲惫,正望着窗外出神。
  楼梯间门的开合声惊醒了他,封呈回头,目光精准落在她身上,锐利的眼在这一瞬残余着未褪尽的茫然。
  不知道为何,南知竟觉得心里不可控地一软。
  但也只是那一霎。
  空旷的楼梯间很安静,良久,南知淡淡说了声:“李敬洲他们好像在找你,问你去不去吃烧烤。”
  封呈嗓音很低:“我已经回绝了。”
  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,南知“哦”了声,打算下楼。
  “南知。”
  就在擦肩而过之际,封呈微微侧脸,低声喊住了她。